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小记者专栏 >> 正文

逊克县第二中学韩欣纯

来源:逊克县关工委发布时间:2019-5-24 9:13:00
我的“啰嗦”老妈
 
  我有一个“啰嗦老妈”。她一张嘴就像河水开了闸,黑龙江水解了冻,没完没了,没了没完。 
  这不,今天妈妈又开始“啰嗦”了。写完作业我刚打开电视。妈妈的啰嗦之门也打开了,只听她喋喋不休地开了口:“你别光看电视,看电视对眼睛不好,上中学了功课紧了,不能光看电视了,要么背会单词,要么做张卷子,一大堆的讲学稿你背完了吗……”妈妈话音未落,我没好气地   打断她的话:“知道了,知道了”。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“”一天天没完没了唠叨,真啰嗦”。不巧妈妈的耳朵非常灵敏,竟然被她听见了。顿时火冒三丈,滔滔不绝地教训着我,还觉得不解气,又逼着我去做卷子,同时把一堆一堆的大道理灌进我的耳朵,我的啰嗦老妈呀!
  还有一次爸爸出去吃饭了,妈妈正好要出门,我暗暗高兴,哈哈,我的小世界来了。这回可以让耳根清净一会儿了吧,可刚穿好衣服的妈妈,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,又啰嗦起来了:“你在家不要偷看电视,玩手机啊,把那张数学卷子做完,做完以后别忘了背背其它学科……天哪,妈妈这啰嗦就的话闸又拉开了,让我想起了《西游记》中唐僧念得紧箍咒,我就像那只孙猴子,头都被念晕了。
  自从妈妈啰嗦起来了,神奇的是我再也不敢把作业写的不工整了,各科功课都能很轻松的跟了上,上课不溜号儿,做人不占小便宜,我成了班级的好学生,家里的好孩子。 
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啰嗦老妈原来是家里的一宝呀!